| | | 百度
正在阅读: 论文里导师“挂”在哪,该认真讨论下了

论文里导师“挂”在哪,该认真讨论下了

2019-06-25 11:34来源:光明网
百度 但三年后的今天,杨威、杨云的儿子杨阳洋风头已经赶超父母,成为今晚的主角。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光明网评论员:据媒体报道,32岁的中科院上海高等研究院副研究员李啸(化名)被自己的学生告上了法庭。事情起源于2015年6月欧洲化学出版协会旗下ChemCatChem杂志发表的一篇英语论文。在该论文中,李啸是第一作者,他当时指导的硕士研究生刘毅(化名)是第二作者。刘毅认为,李啸利用自己实验得出的数据撰写成稿,成为论文第一作者,侵犯了自己的署名权。于是,他将李啸告上法庭,希望法院认定自己是论文的第一作者。

  2018年5月,一审败诉后,原告刘毅不服,提起上诉。记者从上海知识产权法庭获悉,2019-06-25,此案二审开庭,当庭未宣判。

  从披露的信息看,这件事颇有罗生门之感。

  如刘毅诉称,李啸曾向其索要实验数据,并承诺“实验都是你做的,数据也都是你的,但你没写过科学论文,第一篇论文由我来执笔,会署你为第一作者”;刘毅称,他曾向法院提供了一段他与李啸的通话录音,通话中,李啸告诉刘毅,赵军等要做论文的通讯作者,自己不可能再当第三个通讯作者,所以让刘毅在这篇论文中“牺牲一下”。

  李啸辩称,刘毅及其他项目组成员在其指导下开展实验,实验数据由院方所有,并由该院所属的低碳中心师生共享,并非此项目专用。刘毅的导师赵军出庭作证时称,在该论文中,刘毅的贡献在于实验部分;其第二导师李啸参与提炼论文中心论点,设计实验,撰写了论文的大部分内容;论文的署名顺序经讨论决定,投稿前曾发给每个作者审阅,刘毅未对署名顺序提出异议。

  该案二审尚未宣判,是非曲直仍有待法院厘清。但至少提出了学界的一个公共话题:一篇论文里,导师该怎么署名?无论具体在该案中细节如何,这一尚未完全厘清、潜规则与学术常识交织的话题,才是这起纠纷产生的起点。当然,这并非意味着在该案中必然埋有潜规则的线索,但这一话题之所以在互联网上引发广泛讨论,至少说明署名次序已成为一种困扰,尤其是学界新进入群体,苦此久矣。

  事实上,在互联网上检索相关话题,类似求助、询问、吐槽乃至控诉都不少见。从常识来说,自然是作者是谁就署谁,这本不构成问题。麻烦的是,一篇论文背后,是一种学术生态,也是一个权力结构。在这种结构中,学生与导师的博弈能力显然是不对等的,学生在校期间,诸多关键环节都卡在导师手里。那么论文署名,很多时候就是这种权力结构的纸面演绎,署名次序,与酒宴中的论资排辈类似。因此怎么署名,变成了学生与导师之间彼此试探、互压筹码的结果,争议也多由此而起。

  外在环境也助长了类似风气。2016年,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副教授郑磊跟他带的硕士生合写了一篇论文准备在国内一家核心期刊发表,内容和格式都经过了编辑的审核,但是到了最后一步,期刊主编却突然提出“硕士生不能联合署名,只能留下老师一个人的名字”。几番沟通未果后,郑磊作出一个决定:“只要不让学生署名,我就只能撤稿!”

  遇到郑磊老师是幸运的,但此事之所以能构成新闻,恰在于他挑战了学术圈的“嫌贫爱富”的整体风气。这种环境,恰也扭曲了在署名一事上行为模式。对于期刊来说,自然期望刊发有学界重头人物牵头的成果,不乐意有“身份不高”者出现在于作者一栏;倘若导师、期刊两相合谋,那么学生自然容易沦为这种学术生态的底层。

  平心而论,在前文所引的具体案例中,未必就必然存在着类似的学术压迫。以具体案例为切入口,也不妨跳出这个案例,看一看学术环境的整体水面,是否淹没了一些常识与公理?

  (转载请注明来源“光明网”,作者“光明网评论员”)

  【上一篇】个税App上线,也得注重用户体验

论文里导师“挂”在哪,该认真讨论下了

[ 位置: 首页> 时评频道> 光明网评论员 责编:王营 ]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技术失误”

  • 天价咨询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如果房屋坚固,则可以保护绝大部分人。防震的最重要环节和要素也要落脚于修建坚固的房屋。有了坚固的房屋,甚至可能保护所有人,尤其是来不及跑到屋外的人。
2019-06-25 20:03
安全大于一切,任何司机对利益的追求,都必须在法律范畴内。这也提醒网约车企业,需要不断规范和优化安全规则,最终在各方利益中找到平衡点,实现行业的规范与健康发展。
2019-06-25 14:41
以裁判的形式确认称呼失信被执行人为“老赖”不侵权,给监督者吃了定心丸。并能形成倒逼作用,让潜在的赖账者看到失信行为将声名狼藉,进而主动履行义务,减少失信行为。
2019-06-25 14:40
综合国力的竞争本质上是科学技术的竞争,谁掌握了核心技术、关键技术和前沿技术,谁把握住了技术风口并走在了前列,谁就掌握了发展的自主权和主动权。
2019-06-25 14:39
公共话语权作为对社会责任的凝练表达,应该被谨慎行使,不仅应该作为对此次事件的总结,更应该成为社会所有人的普遍教益。社会的良善,并非必然,而在于所有人的不懈维护。
2019-06-25 14:38
在一些具体事件中,公众对于明星个人的期待是一回事,如何理性对待他们在事件中所承担的责任又是另一回事。不能因为是明星,就一概认定“维权”是耍大牌、特权意识作祟。
2019-06-25 17:56
作为一家电商平台,不能顶着“电商”的壳,行“传销”之实。假如蜜芽真的涉嫌传销,相关部门不能坐视不管,而应积极提早介入,防止其危害更多的家庭。
2019-06-25 17:56
青蒿素的一药多用功能很多都是建立在抗御疟原虫的机理之上,当然有些机理还需要进一步探讨,但这已经在一定程度上说明,青蒿素的一药多用有深厚的科学基础。
2019-06-25 17:56
善款即将退还,但暴露的问题却有待进一步改进。把爱心赠予行为置于大众监督下,应该是各方一致追求的目标。纵观网络众筹平台的演进过程,不难发现类似现象并非少数。
2019-06-25 17:56
这样的情况也应给当地政府提个醒:在千方百计“抢人”的同时,更要着力化解教育资源紧缺的问题,扩大教育公共服务的供给,推进教育均衡,从而缓解择校热。
2019-06-25 17:42
希望高校不仅能够在招生阶段表达诚意,制造出“花样”,而更能在长期的办学过程中体现特色,更好地服务学生,满足社会对其办学水平的期待。
2019-06-25 17:38
开了3个月的奔驰为何漏油,需要一个权威、明确、合理的交代。在事关消费者切身利益和公共安全的问题上,商家“拿钱封口”、遮掩问题绝不是明智做法。
2019-06-25 14:33
市政治理、市容建设,并不适用于“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也不适合简单机械地以现金漫灌来发动群众。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这是做好城市治理的基本逻辑。
2019-06-25 14:30
小区在解决停车难的时候,应当考虑到老年业主子女看望停车的问题,也需要青年业主做换位思考,如此才能多一些利他而少一些利己,各自的利益才会得到满足。
2019-06-25 14:35
高空坠窗致死5岁男童的悲剧,为我们再一次敲响了安全警钟。只有每个部门都尽到了自己的职责,每一个人尽到了自己的本分,高空坠物伤人的悲剧才不会重演。
2019-06-25 15:02
当市场失灵、自治失效时被弃管的小区,政府绝不能失管。希望对物业弃管小区兜底的做法,在不断摸索中进行创新、总结和完善,给其他地方提供更多可供借鉴的经验。
2019-06-25 15:16
在共同呼吁“将戒尺还给老师”的同时,地方司法机关还应当给戒尺回归课堂配发一份详细的“使用说明书”,尤其是对所引发的后果更要做好充分的评估和司法保障。
2019-06-25 15:14
安全与户籍无关,监管网约车别忘了包容审慎。希望在自查清退非法网约车的行动中,在保证交通安全前提下,又做到尊重市场需求,追求促进网约车行业的健康发展。
2019-06-25 15:12
语文学科的定位到底是什么?是工具性(教会学生识音认字),还是文学性(教学学生鉴赏文学)?现实情况是,目前的语文教学两头都沾,却都是浅尝辄止。
2019-06-25 17:12
创新的本质,不是开发出多少新工具,而是为用户节省多少时间精力,提供多大便利度。这些以服务为核心的机构,需要提升的短板,正是内部管理机制和用户意识。
2019-06-25 17:09
加载更多
百度